<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用新稅負協商機制,解民眾“失業”之憂

            發布時間:2018/9/9 9:38:09 點擊數:
          導讀:用新稅負協商機制,解民眾“失業”之憂.明確“個人減負、企業總體不增負”,其實也是用新稅負協商機制,消弭企業增負的焦慮。近日,“社會將迎來失業潮”的論調在網上熱傳。這連著備受輿論熱議的兩個大問題——社保費用劃歸稅務部門征繳后的企業負擔問題;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的稅率是否會從20%提升到35%的問題。而李克強總理日前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則對此給出了答案。 社保方面,會議明確,“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 創投基金稅

          近日,“社會將迎來失業潮”的論調在網上熱傳。這連著備受輿論熱議的兩個大問題——社保費用劃歸稅務部門征繳后的企業負擔問題;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的稅率是否會從20%提升到35%的問題。而李克強總理日前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則對此給出了答案。

          社保方面,會議明確,“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

          創投基金稅負方面,會議強調,“保持地方已實施的創投基金稅收支持政策穩定,由有關部門結合修訂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確保總體稅負不增的原則,抓緊完善進一步支持創投基金發展的稅收政策。”

          “個人減負、企業總體不增負”,這番表態明確了涉及稅費負擔層面政策風向,也直面了輿論關切——企業社保“費改稅”問題,已有諸多媒體發聲,指出這會讓很多小微企業壓力山大;國家稅務總局發文稱股權投資合伙企業要適用35%的稅率,中國并購公會發布聲明,希望和國家稅務總局溝通。到頭來,民眾有所呼、政策有所應,折射的也是某種良性互動機制。

          國稅和地稅征管部門合并,是一項重要的改革。在這之前,地方政府常常基于經濟發展的需要,給企業稅收優惠,這其實是中國經濟中強有力的減稅機制。經濟學家張五常就多次贊揚“縣際競爭”對市場環境的改善,而企業稅負的改善,正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地方政府的招商,可以看做地方政府與企業的一種稅收優惠協商機制。不同的地方政府在招商會上開出不同的條件,企業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去到什么地方發展。地方招不到商,下一次就會提出更加優惠的條件。盡管地方政府爭取企業投資是一種不充分的競爭,但終歸也是競爭。這類競爭也“教育”了地方政府,讓其懂得,涸澤而漁會嚇跑企業,不如在稅收上給企業優惠,放水養魚。

          地方之間的競爭,帶來了一種稅費負擔的均衡。各地較低的社保繳費基數,和創投基金之前按20%優惠稅率繳稅,就是均衡的結果。

          而國稅和地稅征管部門合并、由國稅總局垂直領導,社保費用征繳劃歸稅務部門,的確調整優化了稅務機構職能和資源配置,也必然導致地方層面在稅收、費用優惠政策制定方面失去了很大的自主性,原有的稅收優惠協商機制、競爭機制也失去了作用。

          對很多企業、行業來說,之前是可以用腳投票的,現在就只有一家協商對象了。如何與稅務部門有技巧地協商,進而為自身紓困,成了很多企業面臨的新挑戰。

          好在,在中國并購公會發出聲明后,國家稅務總局給予了響應,放下身段和行業協會進行溝通。隨后,國務院常務會議給出了明確回復。這也給了社會更明晰的預期,因增負帶來的焦慮也因此得以緩解。同樣讓人欣慰的是,更重要、牽涉面更廣的企業和個人的社保負擔問題,通過輿論的呼吁,也得到了政府層面很正面的回應。

          這可以視為新的稅負協商機制正在形成。政府尊重之前協商機制形成的稅費負擔均衡,并在此基礎上以更加開放的心態,推動形成正式的降低企業負擔的機制制度,這對中國經濟來說,無疑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在此期待,這類新稅負協商機制能促成更多合理的制度設計,最終對接善政期許,釋放更多利好。


          上一篇:住宅產權70年自動續期:亦喜亦憂“居住權”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