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男子因勸阻廣場舞離世” 別讓無辜者承受維權之痛

            發布時間:2018/9/21 10:21:36 點擊數:
          導讀:“男子因勸阻廣場舞離世”別讓無辜者承受維權之痛.從該男子的經歷看,不僅是“善后”維權難,之前的廣場舞擾民維權,又何嘗容易。

          這又是一起因廣場舞引發的悲劇。近日,湖南省長沙市一男子因勸阻廣場舞而突發心梗去世,其家屬與事發小區物業簽訂協議,協議中注明物業資助2萬元,最終物業出于人道主義關懷補償了8萬元。對于這一協議,該男子家屬并不認可,稱只是權宜之計,打算回到長沙后起訴物業以及當時跳廣場舞的當事人。

          雖然目前,尚無法厘清廣場舞大媽擾民對男子去世應付何種責任,但是,擾民、爭吵畢竟是誘因之一。

          從法律角度看,該男子家屬訴訟維權的訴求理應得到支持。如果有證據表明,該男子突發心梗死亡,與跳廣場舞的當事人發生沖突、物業管理不善存在因果關系,那么根據《侵權責任法》,對方應承擔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

          不過,想要維權成功,實際操作起來可能并不簡單。從目前情況看,突發心梗死亡可以做法醫鑒定,但只能證明危害后果,并不能證明與物業方面的管理失職,以及跳廣場舞的當事人過錯有關。

          而要證明爭吵與男子突發心梗有關,最有力的證據就是以視頻的形式,證明在爭吵過程中對方有刺激性言語。但監控視頻往往沒有聲音,想要涉事方自證其罪很難。即便能找到旁觀者作為證人,也需要提供其他證據,形成證據鏈,才有可能被法庭所采納。

          從該男子的經歷看,不僅是“善后”維權難,之前的廣場舞擾民維權,又何嘗容易。

          從2016年搬來后,“跳廣場舞的隊伍就在家樓下”。為了讓孩子有個學習環境,該男子“跟他們講把聲音調小一點還是可以跳舞的”,卻沒有人聽。物業方面也反映,“有居民跳舞音量過大,打擾到其他業主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對于沒有執法權的物業,只能出面協調,實際作用有限。

          其實,對于噪音擾民的現象,相關法律不可謂不完備。如《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明確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個人在城市市區噪聲敏感建設物集中區域內使用高音廣播喇叭”。《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違反關于社會生活噪聲污染防治的法律規定,制造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處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

          但令人遺憾的是,現實中卻鮮有廣場舞擾民者被制止和處罰的案例,看似嚴厲的法律條款,往往因為執行成本和維權成本高而淪為了擺設。為一己私利侵犯公共邊界,是對社會關系的現實危害,如果公權力介入不夠,這一真空就只能由公民自發填補。而公民的這種自力救濟,不僅帶來維權成本過高、矛盾沖突升級等“后遺癥”,也無助于廣場舞擾民等問題的真正解決。

          要避免此類悲劇再度上演,需要進一步完善基層社會治理體系,在保障民眾跳舞健身權利的同時,有關方面也要加強執法,及時制止違法、不文明行為,讓違法、違規者承擔行政、民事責任,讓民眾的休息權得到保障


          上一篇:“反殺”入宅行兇者,無限防衛權為何難啟動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