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打5元麻將被拘15日 女子申訴至最高法再審撤銷處罰

            發布時間:2018/8/14 7:02:44 點擊數:
          導讀:打5元麻將被拘15日女子申訴至最高法再審撤銷處罰

          原標題:打5元麻將被拘15日,成都市民申訴至最高法經再審撤銷處罰

          成都溫江市民王彬如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為與朋友打“5元錢麻將”被拘留15日,為了撤銷這項錯誤處罰,她耗費了近7年時間。

          2011年8月20日,王彬如與朋友任恒全、劉瓊在溫江楊柳東路上的“金海岸”茶樓玩牌,玩的是5元一局的“血戰到底”(四川麻將)。3個小時后,三人被溫江區公安局抓獲,“共計查獲賭資575元”,王彬如被拘留15日,其余兩人分別拘留12日。

          王彬如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打牌的另外兩人都是同一個地方的朋友,輸贏數量也不大,不應該被認定為賭博。從拘留所出來后,王彬如等將溫江區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對他們三人的行政處罰,但一二審均敗訴。

          王彬如不服,堅持申訴,2015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

          2018年6月28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判決,撤銷一、二審法院的判決,同時撤銷溫江區公安分局的行政處罰。

          王彬如說,失去自由的時間雖不長,但關乎自己的清白名聲,接下來,她將申請國家賠償。

          四川高院判決書。 受訪者供圖

          “賭資”共計575元

          王彬如回憶,7年前的那個8月十分炎熱,她和幾個朋友下午沒事,便相約到茶樓打麻將。8月20日下午2時許,三人如約來到茶樓二樓包房,“那里有空調,涼快些”。

          三人玩的是“血戰到底”,這種玩法在四川頗為流行。一般分5元、10元和20元幾個輸贏檔次,他們玩是5元的低檔次。

          下午5時許,四五個民警突然進入房間,稱他們涉嫌賭博,將三人帶到云溪派出所。王彬如說,現場打麻將的還有四五桌,但都沒有被抓,只有在包房里的他們三人被抓。

          8月13日,澎湃新聞就此事致電云溪派出所,一位民警表示時間太久,不清楚此案。對于親友間打麻將是否涉嫌賭博,如果數額不大“應該不算”。

          根據警方當時作出的行政處罰,警方現場查獲“賭資”共計575元,根據《中國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等規定,警方決定對王彬如行政拘留15日,并處罰款1000元;對任恒全和劉瓊分別行政拘留12日,分別罰款500元。

          《中國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處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款”。

          “三個人拿575元搞賭博,說出來都沒幾個人信。”王彬如看到處罰后哭笑不得,她說,自己與任恒全、劉瓊是認識十多年的朋友,經常在一起玩耍,“打牌就是大家耍一下,哪個會為了營利嘛”。

          一二審均敗訴

          從拘留所出來后,王彬如等三人開始維權,希望警方撤銷處罰。

          2011年9月20日,王彬如等三人向溫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認為溫江區公安分局將朋友之間的娛樂活動認定為賭博,不符合賭博的實質要求和標準,要求法院判令撤銷溫江區公安分局作出的處罰決定。

          庭審中,王彬如申請同在一個茶樓打牌的兩名證人出庭作證,二人均證實,王彬如與一起玩牌的任恒全是遠親,任恒全與劉瓊是叔嫂關系。

          被告溫江區公安分局辯稱,對王彬如等三人的處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程序合法,內容適當,請求法院駁回王彬如等人的訴訟請求。

          2011年12月1日,溫江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維持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溫江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

          王彬如不服。2012年1月18日,王彬如上訴到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年3月14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王彬如等人的上訴,維持原判。

          王彬如選擇繼續申訴,她先后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希望能夠再審該案,但都被駁回。

          最高法指令再審

          王彬如最后選擇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

          2015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成都市公安局溫江分局此前對王彬如等人作出的處罰決定“可能存在違法或顯失公正的情形”,指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

          但再審一等就是3年。

          2018年6月,王彬如接到法院電話,通知她去“調查一些情況”,到現場后才知道是開庭再審。6月27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

          判決書稱:“公安機關依法對行政相對人實施行政處罰時,應遵循過罰相當原則行使自由裁量權,實施行政處罰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與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相當;所科處罰種類和處罰幅度要與違法行為人的違法過錯程度相適應,違背過罰相當原則,導致行政處罰結果嚴重不合理的,應該依法糾正。”

          四川高院認為認為,溫江區公安分局此前對王彬如作出的處罰畸重,“屬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四川高院判決,撤銷一二審的判決,同時撤銷溫江區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

          王彬如說,目前她準備申請國家賠償的材料,希望通過正當法律的途徑,讓失去15天自由挽回損失。


          上一篇:西安男子買二手房定金交了房主卻反悔 法院判決合同有效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