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精神病人當村主任,逃犯成合格黨員,兩樁怪事的背后

            發布時間:2018/8/3 14:23:12 點擊數:
          導讀:精神病人當村主任,逃犯成合格黨員,兩樁怪事的背后.這一個個疑問,如果得不到合理的、可以被諒解的解釋,那么這些疑問很可能就是一個個漏洞,各種責任,很可能都從這些漏洞流失了。千里之堤,潰于蟻穴。蟻穴雖小,危害絕不能小覷。

          原標題:兩樁怪事的背后

          浙江樂清和陜西綏德各出了一件怪事。

          《華商報》8月2日報道,近日,陜西榆林綏德縣中角鎮延家溝村選舉村委會班子時,持有精神病三級殘疾證的延鵬飛被列為候選人,并當選村委會主任。據“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微信公號7月31日推送文章,樂清翁垟一中校長陳飛平因涉案出逃10年,依然從原單位領了2年的津補貼,甚至連續7年被評為合格黨員。

          延家溝村村民表示:“延鵬飛幾年來都領著殘疾補助,精神病患者卻成了村主任候選人,這是拿村民的生活開玩笑。”但是,綏德縣中角鎮鎮黨委副書記王非卻表示:“我們從側面調查了解延鵬飛并沒有精神病史,你們尊重事實就行。”如果王非所說屬實,那么這意味著王非的話還包含著另一個事實:延鵬飛實際上不是精神病患者,卻假冒精神病患者領取國家對殘疾人的補助。在延家溝村村委會選舉中,有沒有對候選人的考察?在考察中有沒有發現延鵬飛的相關問題?這些問題,對當地領導來說,都是回避不了的。

          還有一個疑問是,有沒有人操縱延家溝村村民委員會選舉?村民都知道延鵬飛是精神病人,為什么延鵬飛還能當選村委會主任?村民的投票是其真實意愿的表示嗎?如果不是,那么他們的投票為什么要違背自己的真實意愿?背后有什么力量在起作用?

          村委會的工作,與村民利益有直接關系;村委會選舉失守,幾乎就是將村民利益置于危險境地。人們有理由懷疑:延家溝村新當選的村委會,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村民意愿?反過來說,這樣選出來的村委會,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村民利益?僅從中角鎮鎮黨委副書記王非對此事的回應來看,當地領導與村民之間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如果不能妥善處理此事,干部群眾還能同心同德干事情嗎?

          2007年11月,樂清市翁垟一中原校長陳飛平聽聞樂清市人民檢察院調查其涉嫌挪用公款的消息后倉皇出逃。翁垟一中黨支部不僅未向上級黨組織匯報并要求對陳飛平進行處理,反而連續7年將陳飛平評議為合格黨員,還于2016年3月幫其辦理了黨組織關系轉移相關手續,將陳飛平黨組織關系從翁垟一中遷出至一家企業。

          事發后,該校先后經歷了三任負責人,有的表示:“我和他是同事,雖然他逃了,但司法機關的最終結論還沒出來,就馬上要求對他作出處理,面子上過不去。”有的說:“前一任也沒有對他的出逃做出什么處理,到我這也不多事了,延續前任的做法就好。”幾任負責人說法不一,但實質相同,放棄責任。你不能處理一個校長,但是為什么不向上級反映情況呢?這是負責任的表現嗎?有沒有要求教育局選派新的校長呢?“面子過不去”,顯然是把個人關系置于責任之上了。

          陳飛平出逃事件,從相關報道來看,還有許多未解疑問。陳飛平出逃,相關案件的調查受阻,有關部門有沒有跟陳任職的翁垟一中以及樂清市教育局聯系,了解其去向?如果相關部門及時向教育局或學校通報陳飛平的失聯,后來的一系列怪事可能就不會發生。

          一個中學校長失聯10年,教育局渾然不知,也是匪夷所思的:難道10年里教育局從來沒有召開過校長會議或其他需要校長參加的各種活動?本來是熟悉的一個校長,忽然不見了,教育局相關領導有沒有感覺異樣?有沒有問過該校其他負責人?

          這一個個疑問,如果得不到合理的、可以被諒解的解釋,那么這些疑問很可能就是一個個漏洞,各種責任,很可能都從這些漏洞流失了。千里之堤,潰于蟻穴。蟻穴雖小,危害絕不能小覷


          上一篇:拼多多:和誰拼、怎么拼、拼多久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