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北京石景山法院组建妇女维权合议庭,女性家务劳动被法律同等对待

            发布时间:2019/3/8 9:29:00 点击数:
          导读:北京石景山法院组建妇女维权合议庭,女性家务劳动被法律同等对待

          在三八妇女节来临前夕,昨天上午,石景山法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针对家?#24459;?#21028;中妇女权益保护进行了总结和梳理。法官发现,在离婚诉?#29616;校?#24369;势一方的精神权益被越来越多地提及,而女性对这一点相对更加敏感。

          为了更好地保障女性权益,石景山法院民一庭组建了妇女维权合议庭,在依法裁判的基础上,帮助相对处于弱势的女性更好地维权,并探索新的工作方法。因工作成绩突出,该庭荣获“全国妇女权益保护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变化

          精神权益得到重视 女性对此更敏感

          随着人们知识水平和法律素养的不断提升,在婚姻家庭纠纷中,当事人的诉求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特别是婚前财产协议等新理念的普及,让传统的婚姻?#38382;?#24320;始出现松动。

          起初,夫妻诉讼离婚的诉求大多集?#24615;?#23376;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会在离婚诉?#29616;刑?#20986;,自己遭受到了伴侣的精神暴力,并向对方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石景山法院统计发现,在离婚案件中,城市职业女性的离婚原因往往更加偏重于伴侣精神关怀的减少、日常生活中过于冷漠、育儿过程参与较少等原因。

          为了帮助女性更好地维护自身权益,石景山法院专门挑选了包括民一庭副庭长徐晓辉在内的3名女性法官,组建了妇女维权审判团队。四年多的时间里,徐晓辉法官和团队成员审理了2000余起纠纷,其中900余起案件涉及妇女权益的保护。

          李某和韩某是夫妻,为了照料孩子,韩某辞职成为全职太太。孩子升入幼儿园后,韩某想要重返职场,却被李某制止。两人争吵越来越频?#20445;?#26368;终韩?#31216;?#35785;要求离婚,但李某却以他是家庭的唯一收入来源为由,拒绝韩某参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李某一直认为他的妻子对家庭贡献较小,但他只强调了自己赚钱养家,却忽略了妻子也承担着服务家庭的义务。”徐晓辉表示,李某没有看到妻子的付出,?#35009;?#26377;给予妻子足够的尊重,最终两人走向离婚的结局,令人惋惜。但女性的付出同样是一种劳动,在离婚?#20445;?#22899;性的劳动也会被法律同等对待,通常来?#25285;?#22827;妻共同财产会被平均分割。

          精神暴力?#20260;?#36180;主因 “零容忍”立场逐渐普及

          《反家庭暴力法》已实施三年有余,对家庭暴力“零容忍”的立场也被逐渐普及。记者随机采访?#24605;该?#36335;人,他们均表示自己和身边的亲戚朋友都没?#24615;?#21463;过家庭暴力。但据石景山法院统计,在女性作为原告起诉离婚的案件中,主张自己在婚姻?#24615;?#21040;了家庭暴力并希望得到精神损害赔偿的女性达到了75%。

          相对而言,年龄较轻、知识层次较高的群体在婚姻中,更容易出现精神暴力的情况,例如长期冷漠消极、经常辱骂威胁、恶意奚落嘲笑等情况。而这类暴力行为表现?#38382;?#26356;加隐蔽,不易为外人所知。这也导致受害者即使遭到精神侵害,也难以通过举证来维护正当权益。

          事实上,对于精神暴力的认定标准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涉家庭暴力典型案例中,有一对云?#31995;?#22827;妻,丈夫将一个包裹着白布的篮球悬挂在家中,在白布上写满对妻子具有攻击、威胁的字句,并经常击打篮球,法院经审理认为这一行为构成了精神暴力。

          然而这类判例实属凤毛麟角,由于在司法?#23548;?#20013;构成精神暴力的举证难?#32676;?#39640;,法院判决认定的家庭暴力则仍以肢体暴力为主。石景山法院民一庭庭长梁爽表示,由于精神暴力属于消极事?#25285;?#35201;想进行证明,就要提交更加充足的证据,才能让法官产生内心的确认。

          “夫妻在建立家庭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最终会走到破裂的边缘。”梁爽在工作中对此颇有感触,除了客观上证据收集的种种困难以外,当事人的妥协心理也会导致自己一退再退,“等到真的无可挽回的时候,收集证据的?#24179;?#26102;间也已经错过了。”

          不过,一些当事人拿出的理由会让法官听后感到哭笑不得。在一起离婚纠纷中,女方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比较优越,对于丈夫要求极为苛刻。庭上,她携带了厚厚的一摞日记,上面记录了夫妻之间发生的每一次冲突,甚至丈夫不够好的态度都被她一一记下,并希望通过这些日记证明丈夫对她存在精神暴力。

          ?#20843;?#28982;精神暴力相对难以证明,但这位女士的陈述显然无法达到‘暴力’的标准,更多的是偏重于个人感受。”徐晓辉表示,由于每个人的成长环?#22330;?#23478;庭情况均存在差异,对同一件事情理解自然不同,但具体到案件?#24615;?#38656;要严格考察双方的情况,“不能说一个人内向不爱说话,他就是在对伴侣实施冷暴力。”

          探索

          做基层工作的人民陪审员 解决家事纠?#36164;前?#22909;手

          “家事案件的基础是家庭,成员之间本身就具有较强的人身关系牵连,而女性更容易被情感因素困扰。”徐晓辉表示,正是因为女性对于感情因素更为看重,在审判工作中,法官开展法律释明和调解工作就相对困?#36873;?/span>

          囿于法官的身份,在一些时候,徐晓辉会发现自己很难与当事人“交心”。而陪审员、调解员的加入,就像关系中的润滑剂,让案件的进程变得更加?#21557;?/span>

          李晓萍(化名)和凌辉(化名)结婚后生下了一个儿子,但由于感情不和,两人分居了一年多。凌辉带着儿子和母亲一起生活,而李晓萍则从搬出家门的那天开始,就再没见过丈夫?#25237;?#23376;。

          李晓萍向石景山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但她?#25285;?#36215;诉的真?#30340;?#30340;,其实是为了想办法见丈夫一面,好好地谈一谈。

          在送达传票?#20445;?#19968;听说是法官到来,凌辉的母亲说?#35009;?#37117;不肯开门,被闭?#21028;?#23458;的徐晓辉只?#20204;?#21161;于社区的居委会?#29616;?#20219;。?#29616;?#20219;不仅熟悉社区的大小情况,也恰好是石景山法院的人民陪审?#20445;?#22905;接到徐晓辉的求助电话,便立刻赶了过来。

          隔着大门,?#29616;?#20219;和凌辉的母亲拉起了家常,两个老人年纪相仿,说着说着就打开了话匣子,大门也顺势被打开了。

          坐下来一聊,徐晓辉才得知,小夫妻的孩子一直是由凌辉的母亲带大,光是育儿日记,奶奶就写了好几大本。恰好?#29616;魅我?#22312;帮忙抚养孙子,将心比心,她能够体会到凌辉母亲的感受,徐晓辉也不时插上一两句话。渐渐地,凌辉母亲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抵触,也同意说服儿子法庭上与儿媳解决矛盾。

          “陪审员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他们的生活阅历是我们年轻法官比不了的,”徐晓辉?#25285;?#29305;别是一些做过基层工作的老干部,解决家事纠纷真的是一把好手。

          用离婚冷静期给冲动离婚“降温” ?#35270;?#38656;谨慎2018年8月27日,民法典各分编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其中,婚姻家庭编新增的“离婚冷静期”规定引发广泛?#33268;邸?#32780;在工作中,徐晓辉从很早就开始尝试为冲动型离婚的夫妻“?#21040;?#28201;”。

          而对于冷静期可能带来的问题,徐晓辉也已经预先思索过。相比于前往民政?#20013;?#35758;离婚,来到法院起诉的夫妻大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对这类当事人来?#25285;?#19968;味地拖延只会对他们造成伤害。甚至如果强行?#35270;?#20919;静期,还可能导致当事人有机会实施转移财产等侵害另一方权益的行为。

          “这个方法用起来必须谨慎,一般我会选择第一次来法院起诉的,本身没?#21009;?#21035;激烈矛盾的夫妻。”徐晓辉?#25285;?#36825;个冷静期是她的一种工作方法,是希望双方真正有时间全面思?#23478;?#19979;自己的行为。由于案件?#21152;?#23457;理期限的限制,这个冷静期自然不会过长。

          当然冷静期并不等于?#35009;?#20107;情都不做,徐晓辉要联系双方的?#36164;?#24110;忙劝导,如果双方心意已决,那就尊重他们的意愿,进行依法裁判,“不论采取?#35009;?#26041;式,最终都是为了维护双方的权益”。


          上一篇:“上海市妇女儿童维权服务?#34892;摹?#35774;立,为妇女儿童提供线上线下全天候服务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19994;?#30456;关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