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為買房避稅“假離婚”? 要看清這背后存在的雷區

            發布時間:2018/9/3 11:00:26 點擊數:
          導讀:為買房避稅“假離婚”?要看清這背后存在的雷區

          醒醒吧,看清假離婚背后的雷區

          此前,有人發帖稱丈夫以給孩子上北京戶口為由提出“假離婚”,等孩子落戶成功后,前夫卻拒絕復婚,她這才發現對方已經另有新歡,且女方已有身孕。“假離婚”的現象已不罕見,但“假離婚”背后映射出來的法律問題發人深省,房山法院將以三個典型案例予以闡釋。

          案例一:

          夫妻為二孩上戶口協議“假離婚”

          事后丈夫索要大兒子撫養權

          案情回顧

          原告張先生與被告羅女士結婚后,于2001年12月生育一子張甲。2009年1月,為了給即將出生的第二個孩子張乙(2009年2月出生)上戶口,張先生與妻子羅女士協議“假離婚”。雙方《離婚協議書》中約定張甲、張乙歸羅女士撫養,張先生每月給付孩子撫養費4000元;羅女士名下房產一套,由張先生負擔房貸月供一萬余元。

          現如今,大兒子張甲在寄宿制學校讀書、小兒子張乙跟隨羅女士生活,但是,羅女士拒絕張先生和孩子的爺爺奶奶探望兩個孩子,導致彼此產生矛盾。

          張先生認為,羅女士現雖租住在140余平方米的房屋內,但由于收養了三個一歲多的孩子,雇傭了三名保姆照看連同張乙在內的四名孩子,保姆費及四個孩子的平時花銷不低,加上羅女士有宗教信仰,張先生覺著這將不利于孩子的成長。故張先生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大兒子張甲由張先生撫養,羅女士每月支付撫養費2000元。法院經審理后,支持了張先生的訴訟請求。

          法官釋法

          我國《婚姻法》規定,父母與子女間的關系,不因父母離婚而消除。離婚后,子女無論由父或母直接撫養,仍是父母雙方的子女。離婚后,父母對于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離婚后,哺乳期內的子女,以隨哺乳的母親撫養為原則。哺乳期后的子女,如雙方因撫養問題發生爭執不能達成協議時,由人民法院根據子女的權益和雙方的具體情況判決。

          該案中,張先生與羅女士雖已協議離婚,但作為婚姻存續期間生育兩子的父母,對于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盡管張先生與羅女士曾約定兩子均由羅女士撫養,但就撫養權變更、離婚后財產糾紛雙方多次對簿公堂,此種沖突對孩子的撫養和教育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羅女士在租住的房子中帶著三個保姆撫養四個剛滿一周歲多的孩子,加上經營公司等日常繁忙,導致對大兒子張甲的關心和照顧缺失,致其學習成績下滑,影響其身心的健康成長,法院由此確定大兒子張甲由張先生撫養。

          案例二:

          為買房避稅施計“假離婚”

          丈夫悔訴離婚協議無效

          案情回顧

          原告劉先生訴稱,他與被告張女士在婚前共同購買了北京市某套房屋,并簽署《婚前購房協議書》。兩人約定:該房屋為雙方共有;如雙方分手,房產仍歸劉先生所有,但其應將張女士已承擔的全部費用還給張女士;該房屋發生增值的部分,劉先生應按照張女士實際投入的資金比例向張女士支付增值收益。

          2013年8月,劉先生與張女士在北京某處民政局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子。2016年2月,劉先生與張女士商議以劉先生個人名義購買位于北京市另一處房屋,兩人打算通過“假離婚”方式避稅,待房產交易完成后再復婚。

          2016年3月,劉先生與張女士簽署了《假離婚協議書》,隨后在民政局簽了《離婚協議書》并登記離婚。《假離婚協議書》上明確約定,“假離婚”是為了規避購買二套房所需的稅費。后該房屋因賣方的原因未能完成交易,雙方就重簽婚前購置房屋的歸屬協議發生沖突,張女士遂將劉先生及其父母、孩子轟出現居住房屋。

          劉先生多次嘗試復婚,均被張女士拒絕。劉先生認為,雙方在民政局備案登記的《離婚協議書》,系為了以離婚再復婚的方式規避國家針對購買二套房所需的稅費,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因此該協議內容無效。故劉先生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決雙方簽署的《離婚協議書》無效。

          法院經審理后,判決劉先生與張女士簽署的《離婚協議書》無效。

          法官釋法

          我國《民法通則》第55條規定,民事法律行為應當具備下列條件:一是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二是意思表示真實;三是不違反法律或者社會公共利益。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劉先生與張女士離婚前與他人簽署購房合同,購買二套住房,后雙方簽署《假離婚協議書》,在《假離婚協議書》中明確寫明雙方離婚是為了規避二套房稅費,同日雙方又在民政局簽署《離婚協議書》,登記備案離婚,離婚后雙方多次協商復婚事宜。上述事實可以說明,劉先生與張女士以購買二套房避稅為目的辦理離婚登記手續,簽署《離婚協議書》為行政備案手續所需,雙方真實意圖并不在于就解除婚姻關系后的夫妻財產、子女撫養問題實際分割。劉先生對于《離婚協議書》中的約定并非其意思自治的表現,由此產生的效果亦非其真實意愿,雙方在《離婚協議書》中的約定并非建立在雙方對于財產分割及子女撫養有明確認知、且就此達成合意的基礎之上。《離婚協議書》中的約定并非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對雙方不具有法律約束力。最終,法院支持了劉先生的訴訟請求。

          案例三:

          妻子因患病與丈夫協商“假離婚”

          男方再婚后被訴“凈身出戶”

          案情回顧

          原告李女士和被告李先生是大學同班同學,大二開始自由戀愛,畢業后李女士在沈陽工作,李先生在北京工作。二人于1991年12月登記結婚,并于婚后1996年2月生一子李甲。2005年,李女士因患躁狂抑郁癥先后兩次住院治療。

          出院后,李女士與丈夫協商決定“假離婚”,并于2006年2月簽訂《假離婚協議書》,并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登記手續。雙方約定,現有住房歸男方所有;為更好地照顧孩子,女方有權居住到購買住房時;住房以外的家庭財產(包括存款、保險等)折合人民幣共計22萬元全部歸女方所有。兩人還約定,其中一方首先與第三者結婚或同居,則有此行為的一方須放棄全部家庭財產,另一方獲得全部家庭財產。

          2010年,李先生再婚,李女士一紙訴狀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決李先生“凈身出戶”。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了李女士的訴訟請求。

          法官釋法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李女士的訴訟請求應否得到支持及是否適當。根據查明的事實,李女士與李先生經協商于2006年簽訂了《假離婚協議書》,并在民政局辦理了離婚登記手續,自此,雙方已經解除婚姻關系。此外,李女士與李先生于2006年簽訂的《假離婚協議書》內容明顯有悖我國《婚姻法》中婚姻自由的原則,不能認定為系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故該協議書應認定無效,且雙方所簽訂的《離婚協議書》的主要條款已經履行完畢,李女士堅持的訴訟請求和主張亦缺乏相關事實和法律依據,故法院不予支持。


          上一篇:婚戀糾紛中閃婚閃離多發,涉汽車、房產爭議增多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