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屯昌法院審理遺產繼承糾紛案 侄子憑遺贈扶養協議勝訴

            發布時間:2017-9-4 19:58:33 點擊數:
          導讀:屯昌法院審理遺產繼承糾紛案侄子憑遺贈扶養協議勝訴

          天涯法律網訊(周婉婉)屯昌老人陳某志去世后,其享有法定繼承權的一對繼子女與依遺贈扶養協議享有繼承權的侄子之間展開遺產繼承爭奪戰。屯昌縣法院依據《遺贈扶養協議》優先性,判決享有繼承權的侄子勝訴。繼子女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省一中院。近日,省一中院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據了解,陳某志無妻無子,1956年陳某志獲取屯昌縣屯城鎮新西路X號房屋宅基地并于1957年在該地上建起第一間房屋。1975年,杜某德與杜某卿(均為未成年人)隨其母親張某香改嫁給陳某志并一同生活在屯城鎮新西路X號房屋直至杜某德與杜某卿均嫁娶。陳某志于2004年其妻張某香病逝后便搬往屯城鎮老市公廟獨自居住并常年看守公廟。

            2007年中旬,陳某志按當地農村風俗回到原籍大同村委會逢田村找到同宗族的繼承人陳某洪,要求陳某洪承擔其晚年生活、死后送葬、認祖歸宗等義務,同時享有繼承陳某志財產的權利。陳某洪在親屬的勸說下同意并和陳某志立下《協議書》。同年,陳某志讓陳某洪裝修屯城鎮新西路X號第一間老房屋當作婚房,且陳某洪婚后一直使用第一間老房屋至今。

            2011年11月,陳某志與陳某洪簽訂了《遺贈扶養協議》并約定了雙方的權利和義務。2012年2月,陳某志病逝,陳某洪按《遺贈扶養協議》的約定操辦陳某志安葬事宜。

            杜某德與杜某卿認為在陳某志去世后其二人作為繼子女應對陳某志的遺產享有法定繼承權,但陳某洪卻認為陳某志在生前已立下《遺贈扶養協議》,且自己已履行了協議約定的義務,故應依《遺贈扶養協議》對陳某志的遺產享有繼承權,雙方為此爭執不下。杜某德與杜某卿于2016年7月1日將陳某洪訴至法院,要求確認杜某德與杜某卿對陳某志的遺產(屯城鎮新西路X號房地產)具有繼承權且要求陳某洪停止侵權并立即搬出該房屋。

            法院認為,陳某志與陳某洪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是有效協議,且陳某洪已經履行了相應的義務。雖然杜某德與杜某卿對陳某志具有法定繼承權,但根據《繼承法》第五條的規定,陳某志與陳某洪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依法具有優先性。因此,杜某德和杜某卿的法定繼承權不足以對抗陳某志與陳某洪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效力。因屯城鎮新西路X號房屋宅基地及地上第一間房屋為陳某志的婚前財產,第二、第三間房屋為陳某志與張某香在婚姻存續期間共同建造,屬夫妻共同財產,但僅限于地上房屋,不及于陳某志原有的宅基地,而第三間房屋現僅剩殘余墻壁并不具備分割條件,沒有實際分割意義。由于張某香先于陳某志死亡,故陳某志占有第二間房屋的份額為該房的三分之二,杜某德與杜某卿對第二間房屋各擁有六分之一的繼承權。綜上,法院判決確認杜某德與杜某卿對涉案宅基地上的第二間房屋(不包括宅基地)各享有六分之一的繼承權并駁回杜某德與杜某卿的其他訴訟請求。杜某德與杜某卿不服屯昌法院的一審判決,上訴至省一中院,省一中院經審理后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省一中院承辦法官指出,遺贈扶養協議并不免除遺贈人的子女等贍養義務人的贍養義務,即使遺贈人與他人訂立了遺贈扶養協議,法定贍養義務人仍然應當履行贍養義務。因此,杜某德與杜某卿對陳某志生活上的照顧是作為子女應盡的義務,義不容辭,不應以利益為前提。雖非親生猶如親生,陳某志已是盡其所能,盡其父親的職責。杜某德與杜某卿作為繼子女,卻讓陳某志晚年獨居公廟,生活孤苦,甚是凄涼,還要通過與他人簽訂遺贈扶養協議來保障自己的生養死葬問題,應反省自身的不足之處。 

          上一篇:繼承房產起糾紛 老父狀告親生女兒被駁回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