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zhnr"></ruby>
<span id="nzhnr"></span><strike id="nzhnr"><dl id="nzhnr"><span id="nzhnr"></span></dl></strike>
<dl id="nzhnr"></dl>

      1. <input id="nzhnr"><ins id="nzhnr"><nobr id="nzhnr"></nobr></ins></input>

        <dl id="nzhnr"></dl>
      2.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3. <dl id="nzhnr"><ins id="nzhnr"><thead id="nzhnr"></thead></ins></dl>
      4. <li id="nzhnr"><ins id="nzhnr"><strong id="nzhnr"></strong></ins></li>

        1. <span id="nzhnr"><video id="nzhnr"><strike id="nzhnr"></strike></video></span>

          商标侵权?罚你没商量

            发布时间:2017-4-13 10:11:18 点击数:
          导读:商标侵权?罚你没商量

           

            核心阅读

            商标侵权案件数量越来越多,?#39029;?#29616;侵权行为多样化、立体化、网络化的显著特征。

            加大判决赔偿力度,是从司法保护的角度鼓励权利人积极主动维权,敢于维权、勇于维权,让更多侵权行为得到严惩,营造公平、?#34892;?#30340;市场环?#22330;?/p>

            “大润发”状告大润发投?#35270;?#38480;公司抄袭、“中国?#24179;稹?#35785;“中国老牌?#24179;稹?#20621;名牌、“如意RUYI”和“如意RUYEE”对簿公堂……这些听上去像是绕口令的案子,都是去年以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商标侵权案。

            看似简单的文字游?#32602;?#32972;后却是市场的刀光剑影。从简单的模仿、抄袭假冒驰名商标,到恶意抢注品牌、不正当竞争、网店售假,商标侵权案正呈现越来越复杂的形态。

            提升判赔数额,严惩“傍名牌”等侵权行为

            近两年,各地冒出了许多“大润发?#32972;?#24066;,可是“大润发”商标权利人康成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却高兴?#40644;?#26469;,因为这些超市并不是自?#19994;摹?#21407;来,这些超市的所有人是大润发投?#35270;?#38480;公司,这家公司成立后,使用“大润发”商标在各地推广加盟店,店铺字号、服务标识等都直接山寨康成公司的“大润发”。

            “侵权行为多样化、立体化,是这类案件的显著特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何渊?#27835;觶?#36825;类侵权案件中,被控侵权人往往通过正规的企业字号注册、合理转让商标、注册商标、?#26377;?#27880;册商标等方?#21073;?#33719;得合法?#34892;?#30340;企业字号和商标,但是在使用过程中,通过变?#38382;?#29992;、超范围使用、组合使用等一系?#34892;问?#36827;行侵权。”

            去年,康成公司将大润发投?#35270;?#38480;公司告上了法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赔偿康成公司合理费用在内的经?#30431;?#22833;300万元。今年初,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该判决。

            300万元,这是侵犯商标专用权的最高赔偿数额。而在德国雨果博斯商标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赔偿原告经?#30431;?#22833;及合理费用更达到499万元,超过侵犯商标专用权最高赔偿额。

            “法庭之所以?#33539;?#36825;个赔偿标准,是希望达到补偿和惩罚的双重目标。”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杨韡说,“这类案件侵权规模大、时间长,不仅模仿权利人商标,还虚构品牌历史等进行虚假宣传,混淆视听,侵权的主观恶意明显。如果侵权者?#20405;?#35266;恶意侵犯他人正当权利,只要查明证据,我们必当采取严惩措施,保护知识产权,维护市场秩序。”

            朋友圈卖假货,造成的损失很难被举证

            “目前商标侵权案件数量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复杂。”杨韡介绍,2015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商标侵权收案199件,其中涉外案件31件;2016年增长到244件,涉外案件123件。

            现行商标法规定,侵犯商标专用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但在?#23548;?#20013;,造成的损失很难被举证。?#28909;紓?#38543;?#21028;?#30340;经济形态、新的市场销售模式出现,侵权、售假行为越来越隐秘,侵权风险小、成本低,权利人维权成本却越来越高。

            “?#28909;?#24494;信群、朋友圈售卖侵权产?#32602;?#21462;证就很难。”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徐?#20260;担?#36141;买的人一般不会主动告诉外界,他们购买的是侵权产品。被侵权产品的权利人?#27835;?#20174;知晓这些圈子的存在,等发?#27835;?#39064;?#20445;?#36825;个群就会迅速解散。”

            加大判决赔偿力度,也是从司法保护的角度鼓励权利人积极主动维权,敢于维权、勇于维权,让更多侵权行为得到严惩,营造公平、?#34892;?#30340;市场环?#22330;?/p>

            网店公开售假,提供服务的网站承担连带责任

            这几年,除了朋友圈售假外,其他类型的涉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也在不断涌现,知识产权审判如何应对这一新挑?#21073;?/p>

            今年3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40644;?#28041;及网络销售平台的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3年11月,?#31449;?#20844;司发现,在国美在线网站的“库巴商城”上购买到的“洋河蓝梦经典窖藏20年”白酒和?#31449;?#20844;司的“梦之蓝”非常相似。此外,其网站上销售的“蓝色贵宾经典”外包装盒及酒瓶形状也与?#31449;?#20844;司的“海之蓝”非常相似。

            ?#31449;?#19968;纸诉状,将网店和网站?#40644;?#21578;上法庭,认为他们共同对外销售涉案侵权产?#32602;?#24182;从中获利,侵害了?#31449;?#20844;司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一审法院判处国美在线网站、库巴公司共同侵害了?#31449;?#20844;司享有的“洋河”等注册商标专用权,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二审维持了原判。

            国美公司、库巴公司?#29615;?#27668;:自己不过是个网络服务平台,在收到律师函后,网站已经断开了涉案商品的链接,尽到了应有的义务,为?#35009;?#35201;承担连带责任?

            此案中,侵权企业和库巴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明?#32602;?#24211;巴网提供电子商务平台、在线为该企业提供代收货款,该企业按固定比例向库巴公司支付佣金,双方是联合经营的模式。而整个结算过程均跳转至国美在线网站上完成。

            “这起案件给网络平台共同经营者敲响?#21496;?#38047;。”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范静波?#27835;觶?#22914;果平台经营者和商家在合同中明确双方系合作经营关系,存在代收货款、支付佣金等情况,则两者可以认定为共同经营关系,其提供的各类服务?#19981;?#30456;承担了风险和责任,共同经营者需相应承担合理注意及审查义务。?#20445;?#35760;者 郝洪 制图:沈亦伶)

           

          上?#40644;?a href="/class/7860/2016120818602.shtm">最高法判决:“乔丹”损害迈克尔·乔丹姓名权 下?#40644;?a href="">
          相关文章
          • 没有?#19994;?#30456;关文章!
          内蒙古快官方3下载